联系我们

嘉兴市佳海路53号

电话:86 0769 81773832
手机:18029188890
联系人:李芳 女士

公司新闻

> 利来手机网页版AG发财网专注 >

最堵“圣诞季”来临:全球港口大堵塞,海运运费下调企业加急出货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21-11-01 15:1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html模版最堵“圣诞季”来临:全球港口大堵塞,海运运费下调企业加急出货_腾讯新闻

对于欧美的供应商来说,这可能将是一个缺货的圣诞季。

当前,距离圣诞大促越来越近,但消费商品需求旺盛、劳动力短缺、新冠疫情,加上台风带来的多米诺效应,导致全球多个重要港口堵塞。

数据显示,全球集装箱船平均在港停留时间目前达到370个小时,与疫情前相比时间延长了近9倍。由于全球港口拥堵,抵消了300多万TEU的运能,约相当于全球12.5%的运力,同时也推涨了海运运费。

不过,一位航运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中国,随着大宗商品的调节和出口增速放缓,以及多省市出台限电措施造成国内企业订单交付周期变长,运输需求出现一定程度的下跌。

“美东、美西航线的二手运价,自9月底以来一直处于下降趋势,目前普船运价较顶峰时期接近腰斩。”上海一位货运代理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10月29日,连跌4周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断崖下跌下跌,所有船型运费均有所下滑,录得2020年1月以来最大月度百分比跌幅。

部分企业趁着海运价格下调,加快了清库存的脚步,订单量也有所上升。

在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看来,当前我国出口仍是平抑全球通胀的主要力量。不过,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运费持续上涨,我国出口价格也在上涨中,或将对全球经济形势带来新的影响。

港口冷暖不均

近两年,港口拥堵已经成了欧美港口难以抑制的痛。

10月18日,全美最大港的洛杉矶港及长滩港附近等待靠岸和卸货的船只数量达到100艘,创下新的历史纪录;即使在拜登政府下令延长工作时间、“一周无休、24小时连轴转”的要求下,9天后的10月27日,仍有153艘船挤在双港,其中有74艘在锚地或漂流区等待。

为了治理港口拥堵,美国拜登政府决定,自11月1日起,将针对停留在海运码头的两类进口集装箱,向海运公司征收附加费。

而在英国费力克斯托港,由于卡车司机严重短缺,导致卡车在堆场装卸集装箱的速度越来越慢,集装箱堆放在港口堆场的时间越来越长,不少班轮班次中断,目前已经陆续有航运公司将船舶转移到其他欧洲港口;加拿大温哥华港目前处理的集装箱数量则达到4月以来的最高值;新加坡的锚定集装箱数量也在继续上升,有34艘船只在等待装货,致使新加坡港的拥堵程度增加11%。

在我国,外贸集散地也面临着轻微的拥堵。

航运大数据服务商亿海蓝提供的中国主要集装箱港口塞港报告显示,2021年10月10日,广州港平均塞港指数为0.45,属于轻度拥堵区间。进泊船只数目为14艘,平均等待时间为51.58小时。

但主要出口港如我国的宁波舟山港的拥堵目前已经有所缓解,自8月中旬以来船舶的等待数量减少了一半以上,属于基本畅通区间,亿海蓝的数据显示,10月10日,宁波舟山港的平均等待时间为38.22小时。

交通运输部公布的2021年1-9月全国港口货物、外贸货物、集装箱吞吐量数据显示,三大指标数据从前8月的两位数增长回落至个位数,1-9月港口集装箱吞吐量、货物吞吐量、外贸货物分别累计完成2.1亿TEU、115.5亿吨和35.4亿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9.5%、8.9%和6.3%。

集装箱吞吐量方面,东莞港已与去年持平,福州港吞吐量增速转为负数,不过从总体来看,集装箱吞吐量与货物吞吐量的增速降幅不大,已进入平稳增长区间。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港口吞吐量数据的有所回落,外贸进出口却高歌猛进,2021年1-9月,我国外贸进出口、出口、进口金额分别为28.33、15.55和12.78万亿元,均创历史同期新高,同比分别增长22.7%、22.7%和22.6%。特别是9月,台风对长三角、东南沿海、珠三角各大港口生产运输都有影响,限电也波及各制造业大省,导致出口货物减少,但出口额增速不降反升,大幅超出市场预期。

在行业内人士看来,这说明我国进出口贸易额大涨主要原因在于出口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而不是外贸商品需求量明显增长。

运费下调企业加急出货

港口拥堵,是近两年海运运费飙涨的原因之一。

据了解,海运市场的景气程度与世界经济的波动密切相关,干散货商品往往被视作领先经济指标。

不过,近期,南沙港、盐田港至美国西海岸海运报价明显下降,与9月上旬20586美元/ FEU(40英尺集装箱)高点相比,下跌近5000美元,跌幅超20%,甚至有部分热门航线报价的跌幅达51.4%。

宁波舟山港出口运价则从9月下旬开始连续4周下跌。据浙江省交通运输厅监测,其中美线回落幅度最大,目前一个40英尺的大集装箱到美国东海岸的航线运价已从9月中旬的2.1万美元回落到约1.4万美元,下跌33%;美西航线的运价从最高时的1.6万美元下降到1万美元,下跌34%。

欧洲航线也同样没能逃过价格下滑的行情,在宁波舟山港,欧洲航线的运价目前为每个标箱约7800美元,较9月高点下跌5%;新马航线运价为880美元/大箱,较9月下旬下跌14%。

“去年年底以来海运运价上涨,而黄牛货代又无序地炒箱倒舱,进一步抬高运价,导致热门航线运价虚火过旺。现在正是降火的信号。”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国际货代分会会长、中国国际海运网总经理康树春表示。

不过,上述海运分析师表示,当前,国际港口拥堵、运力紧张的局势仍未得到缓解;加上疫情反复等因素的影响,后续供应链瓶颈可能还会加剧。随着“黑色星期五”、圣诞节的临近,欧美市场的需求将有所增长,短期内海运价格大概率还将维持在高位运行。

对国内企业来说,航运价格下行正是生产出货的好时机,不少企业加快了出口步伐,这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企业的库存压力。

“往年这个时候,我们的圣诞订单基本都已出货完毕,但由于今年集装箱紧缺和运费上涨,现在还有一些库存积压,这段时间在集中出货。”一位企业主表示。

不过,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欧美等多国港口拥堵问题还没有明显改善,集装箱堆积问题也没有得到缓解。海运一环扣着一环,尽管海运价格回落,但即使中国的货物到达美国,到达客户手中还是一波三折。因此,四季度出口仍然存在一定隐忧。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相关的主题文章: